<var id="hhhjl"></var>
<ins id="hhhjl"><span id="hhhjl"><menuitem id="hhhjl"></menuitem></span></ins>
<var id="hhhjl"></var>
<var id="hhhjl"></var>
<cite id="hhhjl"></cite><var id="hhhjl"><strike id="hhhjl"></strike></var>
<ins id="hhhjl"></ins>
<menuitem id="hhhjl"><strike id="hhhjl"><listing id="hhhjl"></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hhhjl"></cite>
<cite id="hhhjl"><strike id="hhhjl"><thead id="hhhjl"></thead></strike></cite><var id="hhhjl"><strike id="hhhjl"><thead id="hhhjl"></thead></strike></var><cite id="hhhjl"><span id="hhhjl"><menuitem id="hhhjl"></menuitem></span></cite><ins id="hhhjl"><video id="hhhjl"><menuitem id="hhhjl"></menuitem></video></ins>
<ins id="hhhjl"><span id="hhhjl"><var id="hhhjl"></var></span></ins>
  • 公司新聞
  • 媒體報道
三帝科技宗貴升:需求驅動創新 推動3D打印發展
2018/5/3
  2015年,北京三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宗貴升,這個名字開始頻繁地走入3D打印業界的公眾視野。在此之前,業界更加熟知的是北京隆源自動成型系統有限公司,不管是哪位權威來細數中國工業級3D打印都絕不會漏掉北京隆源成型——這個成功運營了二十多年的品牌與宗貴升密切關聯。

  隨后,從北京環球精博、永康隆源科技、國千科技研究院,到深圳七號科技、上海萬物打印、北京旗智科技、汕頭美森科技……短短一年的時間,業界便猛然發現,在宗貴升的身后已織就了一張縱橫有序的3D打印之網。

  本期《3D打印世界》將帶您縱觀宗貴升的3D打印之路如何走來——他是如何布好這盤3D打印大棋,在當前局勢下他又將如何審時度勢、穩步前行呢?

現實求佳 蓄勢待發

  2015年1月,宗貴升正式辭去了品譜集團亞洲總裁兼五金家居東半球總裁職務,褪去令人艷羨的跨國集團高管身份的他開始遵從內心深處的意愿,全情投入到3D打印事業中。對宗貴升來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更是一種回歸。因為他“從來就未曾遠離”。
  1987年,年輕的宗貴升完成了中國鋼研總院金屬物理碩士學業后便以其直率和真誠獲得了赴美國德克薩斯大學(UT-Austin)讀博的機會,德克薩斯大學是3D打印技術中激光選區粉末燒結法(SLS)的發源地,在這里,宗貴升開始了他的3D打印之路。

  1991年,宗貴升獲得UT-Austin材料科學與工程博士學位,成為世界首批3D打印博士。手握多項技術專利的他選擇了回國創業,1993年即主持研發了中國第一臺工業級3D打印樣機,并命名為快速成型機,申報了國家名詞認定;1994年,合資創立了北京隆源自動成型系統有限公司,是國內最早專業從事3D打印的高新企業;同年,國內首臺工業級3D打印設備通過北京市科委組織的專家鑒定,獲得發明專利,并于1996年在航空部航天材料研究院成功投入使用;1997年,用于精密鑄造的燒結材料和快速鑄造工藝研究成功,隆源成型邁入復雜金屬結構件的快速開發領域,其AFS快速制造也被國家科委列入“九五”火炬計劃;2000年,隆源成型研制成功基于SLS的具有復雜內腔結構的金屬零件的快速鑄造工藝,為發動機類復雜結構零件的快速制作打下基礎,金屬材料直接成型技術也進入實質開發階段。

  然而,進入21世紀以后,經過短暫熱潮的3D打印并沒有得到意想中那樣的迅速發展,工業級領域普及緩慢,國際3D打印產業開始低迷,國內也大幅縮減了3D打印領域的研究經費投入,宗貴升非常清楚地知道這時候的3D打印還太年輕,能做的只能是等待它的成長。

  在這段時間里,宗貴升也開始儲備了證券、并購、管理等相關領域的知識,并取得了美國證券執照。同時,他渴望了解跨國企業的管理體系和經驗并學以致用。當美國財富500強、紐交所上市公司史丹利在中國尋找合作伙伴時,宗貴升抓住了這個時機,開始了他的十年跨國集團高管之路。2004年,宗貴升與史丹利合資創立了深圳史丹利科技有限公司,作為股東董事總經理負責史丹利五金及家居的中國業務,期間被升任為史丹利安防亞洲區總裁。在同為美國財富500強、紐交所上市公司的品譜集團收購史丹利五金家居業務后,他又被升任品譜亞洲總裁兼五金家居東半球總裁。

  但在2004-2014年的十年間,宗貴升始終關注著3D打印的發展,并不斷學習,先后獲得了多項3D打印專利。2005年,宗貴升通過收購第一大股東上市公司所持的北京隆源成型股份,掌握了當時仍處于低迷發展中的隆源成型的控股權,任職公司董事長。迅速調整戰略,專注于快速成型鑄造,將公司轉虧為盈,并相繼推出AFS-500、激光直接成型鑄造砂芯技術、lasercore-5300成型設備、激光燒結砂技術、大尺寸激光制芯機LaserCore-7000,其中LaserCore-7000成型尺寸達到了1400×700×400mm。

運籌帷幄 戰略布局

  2012年3D打印熱潮開始席卷全球,這對準備已久的宗貴升來說應該是最好的時機。
  2013年,宗貴升創立北京三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帝科技”),并通過并購增長,先后控股北京隆源自動成型系統有限公司、北京環球精博康復輔具技術有限公司、永康隆源成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國千智能制造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形成了涵蓋金屬激光3D打印(SLM及 LDM)裝備、選區激光粉末燒結(SLS)快速成型系統、3D打印服務、3D打印材料研發、智能化高端激光加工成套設備及應用、激光加工服務為一體的工業應用體系。并依托國家康復輔具研究中心為技術支撐,將3D打印技術結合于康復輔具的研發制造中。在相關院士指導、企業家管理及政府的扶持下,搭建協同創新平臺,進行技術研發與培育,實現成果應用上市。

  2014年,宗貴升創立深圳市七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七號科技”),致力于民用3D打印解決方案。研發推出了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萬物打印(Arts Maker)物聯網桌面3D打印機、萬物打印3D巧克力打印機、萬物打印(Magic Maker)桌面3D打印機。聯合材料研發機構燕山石化高科研發3D打印適用性、功能性材料,并通過對汕頭市美森塑膠科技有限公司的并購,擁有了實力雄厚的材料生產基地。旗下旗智科技推出了可提供3D打印移動交易及打印服務的萬物打印APP。旗下萬物打印結合3D打印個性化定制、分布式制造的優勢和特點,搭建了可提供3D打印服務、交易的線上平臺萬物打印網(www.wanwudayin.com)。

  這種看似“大而全”的布局方法、以并購打通產業鏈的做事風格,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美國兩個3D打印巨頭Stratasys和3D systems。對此,宗貴升坦言 “其實我們即不求大,也不求全,而是基于3D打印核心技術的研發,以鑄造、汽車、康復、家居、食品、創意等應用需求為驅動,從軟件、設備、工藝、材料及其應用來整體布局。”

  如今,棋局已經布好,接下來就是如何下棋的問題了。宗貴升表示,三帝科技不僅僅是一個控股公司,其更是一個先進制造技術的集成商,為一些想應用3D打印技術卻不知如何去結合應用的企業提供3D打印、激光智能制造等完整解決方案。下一步,在設備方面,三帝科技將繼續鞏固精密鑄造、砂型制造的專業設備,同時研發應用超高分子材料(已有多項發明專利)、金屬3D打印等工業級高端3D打印設備。

  方向是指南針,而策略則是致勝的法寶。作為舵手的宗貴升非常清楚策略的重要性,他為三帝科技公司制定了“開發自主技術,專注中國市場,快速資本化”的發展策略。并認為,國內從事3D打印行業的科技企業需要學習科學精神,求真、務實地研究3D打印技術,開發設備、材料和應用:

  首先,培養正規的團隊。制定了“三帝十人”的人才計劃,目前已有眾多中高級人才加入了三帝科技,立志與公司共同發展;
  其二,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目前宗貴升的團隊已擁有十多項發明專利;
  第三,獨特的商業模式。3D打印發展起來不僅僅是技術的問題,對于新技術沒有用新的經營理念來定義自己的盈利模式會走很多彎路。例如七號科技將“萬物打印網”、“物聯網3D打印機”、“萬物打印APP”三者結合在一起的“三網融合”模式即為業內首創。“物聯網3D打印機主要解決了幾個問題:首先,我們可遠程控制和診斷3D打印機狀況,并運用反饋數據解決服務問題。另外,直接的線上打印方式更好地保護了知識產權;最后,如APP“搖一搖”的操作模式可增加互動性和趣味性。”
  第四,立足于中國市場,“中國市場這么大,為什么我們現在就要跑到外面去呢?”
  第五,快速資本化。企業牽頭,政府扶持,高度市場化。

丘壑了然 把脈市場

  這幾年,當整個3D打印產業界還在思索用什么樣的思維和發展策略來擁抱這種新技術的時候,三帝科技已經按照它自己的節奏穩穩地將觸角伸到了各個領域。這或許與宗貴升的個人經歷有關——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從創業者到管理者,同時又善于把握時機跳脫于圈外去看行業,因而當他再次投入3D打印事業中時,胸中早已丘壑了然。

  從市場來看,宗貴升認為:“3D打印確切來說應分為工業市場、專業市場、教育市場和家庭。就像計算機剛開始主要用于工業控制一樣,3D打印初始也是用于工業的工控機;然后成為工程師、設計師等專業人士的模型設計工具;接下來就開始進入教育市場——一方面是教育模型制造,另一方面是教育孩子怎么去創造,這是一個創意產業的萌芽;最后才進入家庭,但在進入家庭之前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找到相應的應用,在人性化方面也要做到最優化。”

  在采訪中,宗貴升強調最多的就是“產品價值”和“應用需求”。
對于3D打印多年來技術進步緩慢的問題,宗貴升認為,其根源在于沒有真正意義上地以應用需求來拉動技術的改進,“以前我們走入了一個誤區,為了做3D打印而做,為了制造設備而制造,客戶不是學校就是研究院”。比如我國在航天航空3D打印技術領域發展較快,其原因就在于國家項目對技術發展的推動,即需求推動。但民用3D打印缺乏這樣的驅動,技術發展便停滯不前。因此應在更多領域激活需求,拉動市場,推動技術進步。

  2015年,作為行業巨頭,美國的Stratsys和3D Systems雖然風頭正勁,但也出現了諸多問題,特別是3D Systems年底宣布退出消費級市場。《3D打印世界》對此問及宗貴升的看法,他認為其歸根結底還是沒有找對應用市場,主要有兩方面問題:

  一是期望問題。當前無論是媒體還是華爾街對3D打印的期望都太高,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目前3D打印還處于發展的初期階段,企業發展的規模取決于應用。這兩家公司前幾年都是靠不停地并購來支撐業績,一旦需要踏踏實實做實用需求推動的時候就會出現問題。此外,對于中國如此巨大的3D打印市場,其布局步伐略緩。

  二是管理問題。其并購增長超過了自然增長,且并購后的整合沒有很好跟上,就需要靠裁員來控制成本,因此造成了惡性循環。

  宗貴升認為,3D Systems退出消費級市場也并非因為市場利潤狹窄,而是其應用需求問題。當一臺設備就像一把通用的刀時,你辨別不清它是一把鐮刀還是一把斧頭,這便是沒有真正按照民用需求來做。而這也就是之所以目前珠寶3D打印機、巧克力3D打印機等走“專對專”路線的設備會更加受市場歡迎的原因。

后記

  宗貴升認為,3D打印是制造技術的一個革命性突破技術,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將軍。3D打印正在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其突破性發展,不僅要靠技術的進步,更需要一批有3D打印思維的人群。如果不改變規則、要求和期望,3D打印相較傳統制造有許多缺陷,還不能用來替代傳統的成熟制造方法;而如果改變規則、要求和目標,運用3D打印思維,將其作為另一種制造方法,增量發展,3D打印將帶來設計、制造的新紀元。
在采訪過程中,我們可深刻感受到宗貴升內心的那種篤定與自信。“七號科技成立不到兩年,銷售額已突破2.6億;隆源成型通過過去一年的組織提升和戰略調整,2016年預計會有100%以上的增長。”對于發展前景,宗貴升非常樂觀而自豪。

  相信,伴隨著3D打印在中國的發展腳步,宗貴升的3D打印之路也必將在不斷探索、求真務實中越走越寬廣,篤行而致遠。

【注:本文刊發于2016年2月第12期,《3D打印世界》】
  • 北京隆源提供工業級3D打印機,3D打印服務
  • 全彩3D打印機 七號科技
  • 3D打印康復醫療
  • 提供3D打印服務
  • 3D打印創新教育,3D打印模型免費下載
  • 國千研究院
北京市順義區天竺空港工業區B區裕東路7號
2015 三帝科技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51811號-1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青青草